精准的美感 | 这位校友是“铁道风光摄影师”
2020-04-03

“绿皮火车是重要的工业和交通遗产,虽然现在正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我们有义务去记录下这全体国民共同的记忆。拍摄下那些可能比我年龄还要大的绿皮车穿梭于北京的高楼大厦间,记录这种反差我觉得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李睿,2002年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2006年获工学学士学位并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2008年获工学硕士学位。2008年起在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工作,现任商业地产事业部信息总监,负责商业地产客户研究与运营工作。风光摄影师,古建筑爱好者,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中国文化旅游摄影协会会士。自2004年开始摄影活动,足迹遍及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域和亚、欧、北美、南美、大洋洲,擅长将壮美雄浑的自然风光同富有历史底蕴的古今建筑结合。常年在《中国国家地理》等平面媒体发表作品,并在国内近百项摄影比赛中获奖。


2015.jpg2015年1月18日,呼和浩特开往通辽的1456次列车,在蓝调时刻如约而至。寒冷的夜空下,车窗里透出温暖明媚的光线,照亮了青龙桥车站的牌匾。几分钟后,山谷重归寂静,只留下几盏孤寂而微弱的灯光,在长城脚下的站台上继续摇曳。


2016.jpg

2016年10月31日,京包线北京北-沙河区间结束了最后一天的运营,开始启动京张高铁建设。纪念这段充满了经典回忆的线路,所有的场景一去不复返,只留下照片定格永恒。


2017.jpg

2017年3月24日,北京一场神奇的三月飞雪。由东风4BG牵引的呼和浩特开往通辽的1456次列车停靠在雪中的山间小站青龙桥。这个角度遮挡了大部分杂物,只剩下皑皑白雪和远处的长城,展现出一幅干净的雪国列车的画面。


2018.jpg2018年,停运前夕的京包线关沟段普速列车1456次(呼和浩特-通辽)正在以首尾两台机车推挽运行的方式翻越居庸关长城。日暮蓝调时刻,长列的车窗中透出温暖的灯光;铁路两侧,著名的居庸关花海正在夜色中绽放。


2019.jpg从1960年5月24日起,每周三都有一趟绿皮火车从北京开往遥远的莫斯科,这就是著名的K3次国际列车(2019年7月25日)。


2020.jpg2020年3月,北京城市副中心线S107次(中国铁路和谐号CRH6型城际动车组担当)正在驶过蓝调时刻华灯初上的北京中央商务区。


我父亲是摄影爱好者,家里一直有这个氛围。我还清晰地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问父亲,他拍的一张我小时候在北京团结湖公园画画的特写,背景怎么能做到“虚”的,父亲很干脆地说:大光圈就行。后来我从家里的柜子里翻到了那支拍摄这张照片的镜头:雅西卡的50mm f/2.0标准镜头。


不过在04年之前,我并没有在摄影道路上有太多的着迷,只是偶尔拿着那台老的雅西卡胶片单反相机摆弄,照片也只是随手一拍。直到2004年的春天,人间四月天,正是草长莺飞的明媚春日,学校的艺术团在校园内进行校庆露天演出。那动人的舞姿、婉转的歌声和笑语欢歌仿佛一下子唤醒了我那沉睡已久的艺术细胞,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要是能把这美好的画面永远定格下来该有多好。从那时起,我便拿着手中的佳能PowerShot A80数码相机,在校园里穿梭,去寻找各种动人的画面。春天的花卉微距、秋天的落叶缤纷和冬日的皑皑白雪,都成了我习作的最好场所。学校里多彩纷呈的各种演出,也让我很快喜欢上了舞台摄影。


从2006年到2008年研究生毕业这一期间,我拍摄了大量校内舞台演出和校园风光照片,也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大家在人人网我的页面上谈天说地。每次学校里的演出结束后,仿佛大家把party继续延伸到网上,很多同学看完演出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在电脑前等着我传当晚的演出照片,这是摄影给我的另一种快乐


08年研究生毕业后,学校渐渐就去的少了,我将我的兴趣点慢慢转移到风光和铁道摄影上,一直到今天。目前,我的摄影领域主要涉及自然风光、古建筑、铁道等题材,我想我会把摄影作为我终身的兴趣爱好。


我想很多男孩子小时候都喜欢看火车。我在上幼儿园前,家住朝阳区的星火站旁边(就是未来的京沈高铁北京星火站),经常让爸妈带我去铁道边看火车,一辆接着一辆直到天黑,可以说对火车的情结从幼年起就种下了。重新拾起对火车的兴趣,是研究生毕业后开始工作了。有了一定的时间和经济基础,我从09年开始就喜欢坐火车到北京周边转转。后来慢慢地北京周边的线路都很熟悉了,就不满足于只在车上,而开始像很多铁道摄影师一样,寻找机位去拍摄行进中的火车,也就是进入了“铁道风光”摄影题材。


由于拍火车是一门相对比较专业的摄影门类,同星空摄影、航空摄影一样,需要对被摄对象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因此一直以来积累的铁道知识,也可以反过来指导铁道风光摄影。我对目前这种“火车迷+风光摄影师”的身份还是比较满意的,也可以算是对铁道的情结来源之一。摄影是一门艺术,艺术都需要灵感,灵机一动,因为艺术本身就没有完全固定的规律可寻。但是灵感不是碰运气撞大运,是建立在无数书本和拍摄实践的基础上的,那些看似灵光一闪,背后一定是长年累月的熏陶和枯燥的尝试甚至失败


平时我会看很多国内外著名摄影师的优秀摄影作品和画册。在这基础上,慢慢自己可以总结一些基本的拍摄技法和最新的拍摄技巧、后期修图技法,直到让它们融入自己的血液,成为一种本能反应。就像打乒乓球的时候,对方发来的球你下意识地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就迅速做出判断和反应。摄影同样也适用,那些看到现场的场景就知道该用什么技法去表现自己的审美取向和情绪——即所谓“灵感”,一定是你心中已经有无数的备选方案,而在当场脑海中选出的最优解,或者称为“决定性时刻”


我在铁道摄影方面,主要是持续拍摄绿皮火车和国际列车。拍摄这些题材,需要大量的铁道知识的积累,需要知道车次、时刻表、列车的担当国家、沿途风土人情、历史地理知识。不夸张地讲,每一张看似不经意间得到的照片,可能背后需要长达几年的准备工作